和海產在一起的日子裡,總是在學習禮讓。自發性的。

說禮讓好像很生分,不像是情侶。但或許你不信,就是太愛了才會讓。

看起來真是和我以往一冠的作風大相逕挺,可能失敗了幾次,知道自己的做法不行。

翻到以前馴前男友的文章,會笑著當初以為對方退讓吃得死死才是上策的自以為是,然後心有戚戚的瀏覽著當初底下持反對票而我聽不進去的留言。

IMG_2932.JPG

「你今天有達成唸書的目標嗎?」循著公式問候完後我直搗核心。

他回沒有,今天太忙了還沒空唸。

於是我又擺起了臉色碎念了明天要補上,再教導似的從頭說明一次計畫的重要性,希望那絲毫「墨西哥的習性」能被我燃盡。

全然把他白天的正職工作當是空氣一般輕盈。

 

「honey, 因為我週末有到辦公室所以多一天假,我會向上司請假到切圖馬爾看病,我覺得我的大腸在發炎。」我們之間沒有秘密,所以他如實以告。

 

「是喔?你怎麼了有什麼症狀?」回想起來,我都聞得見自己假惺惺的口氣。

他如數家珍指出了一些典型的症狀,我打斷他:「你看,這都只是腸躁症的症狀啊!我們討論過的。」我賣弄著我的知識背景,以為這就能安穩他的心。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真的覺得去看醫生比較好。」

 

「但是你看看,你這樣一天就浪費了,來回要六個多小時,你本來可以有一天的時間,還要浪費車資,更何況醫藥費很貴欸!」

腸躁症我也有啊!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說幾次了!省錢才能買機票啊!你到底有沒有想到我!你是不是不愛我為什麼不為我們的遠距想一想?我沒說出口的O.S.像魔鬼的爪牙緊掐著我的心不放。

那一刻我的心只有自己,沒有我螢幕前我口口聲聲說愛的那個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眼前翻動海產介紹的書。

當時我們剛交往,個性差異太大在愛中處處碰壁的時候他問我我的愛的語言,我一點都不懂。

 

在愛中自以為佔上風就是一切的我才不會去翻愛情心靈工具書,我只覺得把男友壓得死死的就是勝利。這般消磨對方的愛也把自己推入永遠不會愛人的深淵裡。

 

「我是個愛情的失敗者。我不知道怎麼愛。」他告白時我坦白。

 

他說他知道,他阿罵有教他。我破壞氣氛的笑噴。

 

沒想到在一起後果然困難重重,兩個差很多的人果然很難。

我說我感受不到他的愛,我無力的流著眼淚。

 

他耐心傾聽我,他是個很願意傾聽的人,當你說的時候,他百分之百都在聽你說,像信奉你的字句一樣。

最後他教會我愛的語言。

 

往後的日子,我才領悟到他全心全意地在為我們付出。

 

回台灣後距離讓所有因素都變得現實,我總用不對的方式施力,拉扯的他好疼。

我買了他當初說的書的中文版,我也想讓我的家人知道這些愛的語言,親自再溫習一遍,才又被一棒敲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愛是為他人的福祉著想......

我愣在那段句子前。如此簡單我以為我早已了然於心的道理。

 

剎那間我自以為為他好的那些言語恍然間都成了最撕心裂肺的尖刃。

原來我們都該被一再提醒,有些人生陷阱,只會一直中計。

 

我認錯坦白,即便我知道我的論斷是對的,但是他的感覺更是重要的。

身體是他的,錢是他的,時間是他的,而找醫生做些檢測會讓他心安,那才是他最需要的。

 

他淚眼婆娑。

對,海產就是個三八眼淚怪。

我問他為什麼哭,他說我終於支持他了。

他一直覺得不曉得怎麼告訴我,他說我的反應他都知道,他感到壓力好大,但是他還是必須告訴我因為我們要彼此坦白。

 

我也哭了。

我不曉得我仍然是用我舊有的習性傷害他。

我哭著說對不起我一直被金錢給束縛著,因為國外的醫療費好昂貴,但我應該永遠支持你的決定。

 

「你怎麼突然改變想法了?」他問。

 

「因為相愛相讓。我不是你,我不能用我的標準放在你身上啊!即便我的結論是對的,畢竟還是我的結論,而愛你是尊重你啊!」

 

即便多渺小,即便多瑣碎,相愛相讓,才是愛情該有的樣子。

誰說吃定你是愛的,彼此都願意被吃定,平衡這段關係,才能愛的更深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vis 的頭像
Mavis

Soy Mavis

Mav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