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大時代的一段,我是從旅遊工具書得到的資訊,因為我有這樣的

認知,當後來和馬麻聊到,她從小生在金瓜石的時候,我眼睛都亮了起來!

     馬麻說她小時候,日子是苦過來的。6歲父親就去世了。很簡單的道

理,他們家住金瓜石,很容易就推斷出她父親應該是礦工,而礦工,就有

很嚴重支氣管方面的疾病。據說病灶是肺。

     講到這裡,翊平馬麻眼尾皺紋輕揪,有著深深眼窩的眼裡已經泛紅。

親,原是澳底的漁夫,為了過日子,才搬來金瓜石。沒想到事事不如意

,年紀輕輕就去世了。據說臨死前,他睜著眼睛告訴太太:「愛吼

囝仔踏朱!賣像溫幾系郎攏系青瞑牛(台)」要太太再苦也要讓孩子念書,

不要像他們兩個一輩子都是文盲。

     我相信那樣的死去是不甘心的。看著尚未成人的兒女、因生活困苦而

憂的妻子未老卻已先衰,他卻再也無法盡到一點責任。這樣的天人永隔

,無異是痛心疾首控訴老天無情,何苦這樣為難他們最深的指控!眼淚,

再多都打動不了,壽命在判官簿上一劃就成了永遠的傷。

     父親去世後,原本住的公職宿舍也沒辦法繼續住下去了。天知道這是

一件多麼殘忍的事,對於一位寡婦養著那麼多張嘴,卻還沒有一處屋簷能

遮風避雨。丈夫為公司賣命過世了,賣命的最後卻連僅存溫暖都被剝削。

著行李出走的那天,到底要以何種心情看著上蒼呢?

     日子苦,父親心一橫曾無奈地說,要是母親太苦了,就把孩子送人了

吧!但是怎麼捨得?!怎麼苦,也都要一起苦......。最後她的母親在太

子賓館當傭人,而他們也就在太子賓館住下了。這樣的成長背景,馬麻說

她小時候就很懂事,也可以說是世故。因為父親的遺言,母親幫傭再苦都

讓孩子上學,但總不是每孩子都能有圓滿的學歷。二姊最後犧牲自己,

國中唸完後就做女紅貼補家用去了。(註1)

     馬麻家有一個來歷很感人的傳家寶。是一只戒指,是當時她母親的嫁

粧。每到要繳學費,就拿去點當,有錢了,再贖回。就這樣來回當了又贖

贖了又當,那嫁妝陪著他們家小孩一一撐高學歷,最後終於伴著他們所

有人成家立業。最後母親過世,那只戒指他們替她套上,伴著苦了一輩子

的母親一同送入火化。最後撿完骨,大哥將戒指收妥,輕輕說了聲:「這

是,要傳家的。」我能想像那是無比感謝、眷戀的眼光,當看著母親,最

後的遺物。

     唸完了五專,在救國團的營隊中,馬麻認識現在的老公。相識七年,

結婚直到現在。她說,婚後其實曾經在英國住過一年半,帶著孩子,陪

老公到異地念書。婚後的生活多采多姿,老公當時對政治充滿抱負,她

還因此當過代表夫人。她幸福的說:「其實能有這樣豐富的生活都多虧

了老公,不然她怎麼有機會去理解異國文化,也不會有機會當所謂的

「官夫人」。」頓了頓補充:「幸好現在老公已經在這間公司待十年了,

也快要退休了。

     其實是馬麻惜福。英語不溜只為了陪老公就到英國生活,要知道當時

不比現在,現在的全球化大家都已經很開放了,那時一個不太會英語的黃

種人婦女,不知道要吃多少悶虧呢!再說馬麻雖是笑著說「官夫人」,誰

不知道當政治人物的老婆有多辛苦呢?家裡每天都會有不認識的人前來求

助,有時幫也不是,不幫也不是。幫了恐浪費了公帑,不幫人家又說:

「當時投給你,當了官就負義了!」這種酸話。

     一旁的同學說馬麻嫁得很好,老公是博士,但我倒不這麼想。其實這

故事一聽就知道馬麻是個很標準有著「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上一輩美

德的標準婦人。否則要是我,這樣對工作飄忽不定的先生,說轉政治圈就

轉的個性,我恐怕是會跟他大吵一架的。但愛情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馬

麻逆來順受的個性造就了她如今最完美的婚姻。

    最後說一下開場時提到的那間她大哥的房子。九份和金瓜石沒落,

價也便宜了,我想馬麻的大哥真是一個念舊的人,花了一百萬買了一間房

子,花更多錢整修。他給了兄弟姊妹各一把鑰匙,說好了有空想回去看看

就有地方能睡一晚。

    這就是翊平馬麻的故事,我覺得很精采,一旁同學卻已神遊。全程我

像盯著活化石那般欣喜的眼神瞪著講述故事的她。當然,我打出來分享的

內容已經在我的記憶裡翻轉過,有些或許不太像是原述,但我已經客觀、

主觀半參的將當時的話題呈現出來。希望也有人能懂當時大時代下的無奈

,還有一場人生的起伏轉折、悲歡離合。


註一:二姊去做的女紅我忘記是什麼樣的了,我這年代出生的小孩大概

從來沒看過,好像是圓圓的,滑來滑去?當時還滿好賺的樣子,有誰可

以告訴我是什麼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vis 的頭像
Mavis

Soy Mavis

Mav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