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擷取.PNG       

 最近,和同學聊到一些往事。同學是個很有男子氣概的女生,羽球隊的第一女單,但她不是T。從她的言行舉止,總認為她是個很有擔當、想法開闊的人;雖然有些時候對事情冷漠了些,但我想那只是因為生長背景的不同所致。

    常常,碰到事情想不開、和自己過不去的時候,和她聊聊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糾結的癥結點。而她也會客觀的給我很好的新想法,讓我從另一面切入去理解事情,而不再慌忙無措、寢食難安。

    暑假的某天,實驗進行到一半,我們得了空能好好吃上一頓午飯,也聊了彼此的家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眼眶、鼻子發紅。原來我看到的她只是表面的她,原來一直幫我醫治心病的醫生,也是人……。

    話題的開端,是由過年回家的十天假日有安排什麼活動,到圍爐他們家總是會吃酸菜白肉鍋,再到那好吃的酸菜總是爺爺醃的,最後話題停留在她爺爺身上。

    她說,爺爺是東北人,最拿手的就是醃酸菜。那酸菜怎麼好吃的、外面買的都比不上,煮出來的酸菜白肉鍋更是一絕……她這樣形容那無與倫比滋味,說的時候,兩隻眼睛發著光,表情像在說全世界的珍饈都比不上、宇宙最好吃的就是爺爺醃漬的酸菜。

小螺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和朋友吵架了。這次,並不太像以往,像是永遠不會和好,以另一種方式來說,大概就是,決裂。其實我並不是一個容易會和別人鬧到決裂的人,個性不適合,也不愛。一直以為這輩子只會有好朋友和普通朋友之分,到現在這種說起來像和平分手的局面,還真是沒有過......

    話說從頭,上大學前,我有一位自認為非常要好的朋友,從小學到高中。我說的好,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定義,對方是個同年男生,從小學二年級一路同班到畢業,其中放學後天天要去的安親班同一間、天天要去的美語補習班同一間,因此熟捻、無話不談。國中母親為我選擇了私立女校,所以我們碰面就只剩每周兩天的補習班或是早晨偶爾等車的時間互望個幾秒。直到國二,不再補習,而早晨等車的時間改變,再也見不到。

    見不到面,依然有電話或簡訊連絡。但比起國小,課業加重許多,聯絡漸漸不頻繁,只有偶爾捎個簡訊或是幾個月突然來一通徹夜長談。人是不是在疏離你,自己是能夠感覺得到的,而當時的我只想抓得更緊一些,三不五時就傳封簡訊......最後連自己也疲乏。於似乎最後情況,兩三個月一通徹夜長談的電話如故,但這幾把個月中,卻也只剩那一隻手能掰出來的個位時......

    高三那年,我們都選擇了推甄申請大學的管道,於是考完學測後,突然時間慢了下來。所以那段時間,竟然就成了這幾年最常聯絡的時光,三不五時打電話互當面試老師,胡謅著瞎掰的答案。那時初春冬末,天候還冷,我冰冷顫動的聽著電話傳來的搞笑答案,笑著分享最近朋友申請面試的趣事,我以為一切都很完美。

    只要忽略那一點變質,不提起,就永遠完美。

小螺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